林展霆:《好聲音》舞臺上的青年

時間:2019-10-09 06:30內容來源:聯合早報 版閱讀:新聞歸類:觀點評論
早點 山城打望 前晚到北京鳥巢體育館觀看第八季《中國好聲音》大決賽,總算彌補了2016年和2017年無緣到鳥巢支持新加坡選手向洋和董姿彥的遺憾。今年比賽沒有新加坡選手,在本地沒有激起太大漣

早點

山城打望

前晚到北京鳥巢體育館觀看第八季《中國好聲音》大決賽,總算彌補了2016年和2017年無緣到鳥巢支持新加坡選手向洋和董姿彥的遺憾。今年比賽沒有新加坡選手,在本地沒有激起太大漣漪,但撇開這一點,連播了八個夏天的《好聲音》仍有看頭,畢竟它從來不缺令人驚艷的聲音。

今年的冠亞軍是我欣賞的兩位19歲中國小妹:冠軍是被節目組標簽為“火星女孩”、將怪異風格發揮到極致的邢晗銘;亞軍則是帶點倔強孤傲氣質的藏族女孩斯丹曼簇。在數萬名觀眾目光的聚焦下,兩位女孩穩扎穩打的發揮似乎理所當然,但大家容易忘了,她們不過是19歲的菜鳥級歌手,嘹亮嗓音包裝著的可能也是脆弱與害怕。邢晗銘前晚在拉票環節就說道:“拋開‘火星女孩’的標簽,我只是個普通大學生,這太不真實了……”,之后便詞窮不知該說什么是好。

或許因為《好聲音》已是老牌選秀節目,年紀較大的歌手已被發掘得七七八八,近幾屆選手似乎有年輕化趨勢,尤其這一季多數是“小弟小妹”,大決賽另兩名選手李芷婷和陳其楠也分別只有18歲和20歲。《好聲音》讓人留下印象,除了因為歌曲好聽,也因為它讓人看到中國青年精神世界的輪廓。

從盲選到對戰到決賽,讓我印象深刻的是這些年輕選手對舞臺的一股敬畏與謙卑,這幾乎是深入參賽者骨子的DNA。參賽者每一場演出后的感言,幾乎都以感謝督導他們的明星導師為主;即便是臺上多么信心滿滿的歌手,似乎都深諳自己的渺小,最后一個音符落下后即回歸平凡,將表現歸功于老師的指導。仔細想想,這樣的姿態在其他國家尤其西方的選秀節目并不常見。

但這群小伙子也不乏掙脫框框的意愿。我不會忘記邢晗銘盲選中一首《得知平淡珍貴的一天》,大框眼鏡加大腮紅和略顯老氣的裝扮已讓人好奇,一張開口,那無法被歸類的奇葩唱腔更叫人一時反應不過來。但觸動我的不僅是她奇異的唱法,同時也是這一開始被部分輿論譏諷為怪異的小妹,不僅得到另一導師李榮浩的肯定,還一路殺入大決賽,最終被普羅大眾敞開胸懷接納。事實證明,年輕人身上這股另類與創新性,能得到的認可其實比很多人預想中的多。

除了選歌,選手賽前和敗選感言也是心理素質和價值取向的反映。像退役軍人陳其楠決賽登臺前闡述心情說:“一是自豪,二是感謝”;都市女聲崔佳瑩演唱后潸然淚下感慨:“如此平凡的我,都能在這么好的舞臺上發光發熱”;搖滾男孩張天予則叮囑自己“第一要保持希望,第二不要與自身的平凡為敵、第三與自己所處的現在促膝長談”。

那些珍重與淚別的畫面,有朋友覺得煽情過了頭,但我相信這些情緒并不假,并也有共同的情感脈絡:人才濟濟圓夢不易,多厲害都可能被打敗,但至少尊重與感謝每一個機會,并欣然接受自己的失敗。

中國的90后和00后被貼上太多標簽,但他們其實也有如此前一代代,有自我沉溺和固執的時候,也有實現自我價值的動力和獨特方式。

適逢中國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,前晚的大決賽加入了許多愛國元素,參賽者齊聲高唱《我愛你中國》和《我的祖國》等主旋律歌曲。這在一場流行音樂演唱會上顯得有些突兀,卻也意外為這群年輕歌手的音樂之旅添上時代感,似乎是在訴說他們音樂道路與國家命運的相連接之處。

我不知道參賽者們對此有多大的認同感,但欣賞著這季年輕歌手淋漓盡致的發揮,我看到了他們的稚嫩與瑕疵,也感受到一股對生活的堅定、從容和感恩,這相信與這群青年所處的大環境也不無關系;在躁動的時代里,這已不是什么理所當然的事情。

看完大決賽后,一名朋友問道:“邢晗銘會紅嗎?之前《好聲音》很多歌手都不知去哪兒了?”無可否認,現實將遠不及比賽溫暖,但這樣一把獨特的聲音,這樣一張年輕中國歌手的面孔,這個夏天我確實是記住了;那不只是“怪”,而是一種讓人欣賞的謙卑、率真和與眾不同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
相關欄目推薦
推薦內容
2010福利彩票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