只作指控不敢助查 必遭煽動仇警質疑

時間:2019-10-13 08:43內容來源:聯合早報 版閱讀:新聞歸類:香港澳門
來源:文匯報 在持續四個多月的黑色暴力運動中,輿論場充斥對警方的嚴重指控,包括傷害、殺人、性侵等嚴重罪名,致使社會部分人對警方的仇視情緒不斷升高。但詭異的是,沒有一個指控提供可信的

來源:文匯報

在持續四個多月的黑色暴力運動中,輿論場充斥對警方的嚴重指控,包括傷害、殺人、性侵等嚴重罪名,致使社會部分人對警方的仇視情緒不斷升高。但詭異的是,沒有一個指控提供可信的證據,沒有一宗指控可以查證,因為根本見不到受害人,沒有受害人報警,連所謂的受害人“爆眼女”也拒絕配合警方調查真相。直到前晚中大校長段崇智與學生的對話會中,中大學生吳傲雪揭開面罩,聲稱自己在新屋嶺扣留中心被警員性侵。但同樣令人疑竇叢生的是,這個女生昨天不僅改口,而且拒絕協助警方調查事件真相。所謂“事反必妖”,種種怪象,讓理性的市民不能不懷疑,只作指控卻不協助調查真相,是因為指控是無中生有的杜撰,是敗壞警隊形象、煽動仇警情緒的惡毒文宣伎倆。

香港是法治社會,任何人遭受暴力對待和傷害,都應循正常的法治機制解決,而不應在網上作不負責任的無端指責,更不能造謠污蔑。吳傲雪早前多次以蒙面方式,在不同場合指控警察性侵,警方多次在記者會上呼吁事主挺身而出,主動與警方聯絡;前天她除下面罩后,警方高度重視,昨天主動嘗試致電、留言、透過大學聯絡她,希望她配合調查、厘清真相,并且承諾她可以由校方、合適的專業人士陪伴,也可以讓監警會參與,最大限度保障她的權利。但吳傲雪至今為止沒有回應警方聯絡,只在一些媒體發表言論,改口稱自己只是在葵涌警署受到警察騷擾云云。

性侵是嚴重罪行,遭受性侵的人敢于在公開場合講出遭遇,當然值得鼓勵;但只向公眾講,卻不向警方報案,協助警方調查,就令人百思不解了。回顧過去數月,一些媒體、網絡上出現大量針對警方的嚴重指控,除了性侵之外,還有“太子站831殺人滅尸事件”,甚至將一些尸體發現案件生安白造為警察所殺。但這些指控都是以匿名、蒙面、變聲的方式進行,根本無從查證。更令公眾無法接受的是,盡管警方一再鼓勵指控者和事主拿出證據,坦蕩、負責任地配合警方調查,但在前天之前,竟然沒有一個事主或者指控者現身。最典型的是“爆眼女”事件,大量文宣指她是被警方擊傷,但當事人一直拒絕接受警方調查,甚至千方百計阻止警方取得傷情資料。如果不是惡意造謠中傷,如果不是有不可告人的隱情和目的,何須如此反常?

造謠惑眾,制造、散布對政府和公權機構的仇恨,是顏色革命的重要特征,在香港策動港版顏色革命的勢力,也一直在運用這種卑劣手段。在過去數月,很明顯有一群躲在面罩背后的人,懷著不可告人的目的,捏造事實、斷章取義、加鹽加醋地去制造謊言,企圖通過抹黑警方、制造仇警輿論,動搖市民對政府和警隊的信心,而且將黑衣暴徒無法無天的暴力行為合理化、英雄化。

因此,面對各種針對警方的指控,在事實缺席、真相未明前,任何人憑一面之詞妄下判斷、甚至譴責警方,都是極不公義、極不負責任的。理性市民對“泛暴亂派”、黑衣魔借抹黑警方,制造仇警輿論的伎倆,都需要保持高度警惕,應該以對社會公義高度負責任的態度,尊重事實、追求真相,不要被情緒裹挾、憑一面之詞妄下結論。這是香港止暴制亂的重要基礎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

相關欄目推薦
推薦內容
2010福利彩票走势图